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河南封丘污染化工厂停产仍担心仍会复产

发布时间:2018-12-17 17:01: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河南封丘污染化工厂停产仍担心仍会复产

封丘县黄河化工厂因为污染问题,当地群众数百人联名举报,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5月11日,这个被群众称为“毒工厂”的企业终于停产。对此,当地群众称“黄河化工停产只是暂时的”,当地政府还会让其继续生产,因为它是当地的经济支柱。

黄河化工这次停产,是当地政府痛下决心对其进行整治?还是等舆论的风头过后,又默许其继续违法生产?为此,5月13日赶赴封丘县进行调查。

祸根:片面追求经济利益

提及黄河化工厂,在封丘县路人皆知,因为该企业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也是污染大户。

黄河化工的前身,是筹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封丘县化肥厂,属地方国营企业,主要生产尿素,在上世纪80年代颇为红火。后来效益连年下降,1998年宣告破产。2003年,时任封丘县委书记的李荫奎与河南焦作武陟县腾飞煤炭公司法人代表黄金慈签订协议,以300万元的价格将净资产1亿多元的化肥厂及其土地使用权出让给黄金慈。

黄金慈是投资者,对于封丘县而言,他就是招商引资过来的贵宾。黄金慈承包化肥厂后,将它改建成如今的黄河化工。一位1971年就进入化肥厂上班的老职工说,此后“不到一年,黄金慈就开始用老厂区的设备,一边生产尿素一边偷偷生产甲醇”。当时,甲醇的价格是每吨4800元,而尿素的价格是每吨1400元。

2004年,在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豫政办〔2004〕54号文件中,黄河化工被当年的“环保专项行动”列为14家必须“停产整顿、停产治理、限期治理企业”中的一家。

2005年,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豫政办[2005]38号文件,黄河化工再次被列入黑名单,被要求“实现全厂废水稳定达标排放,否则停产治理”。

2006年年底,黄河化工占地320亩的新厂区已经和老厂区连成一片。新厂区内,10个直径21米的圆柱体大罐拔地而起。

2008年1月9日,新乡市政府下发文件,公布2008年新乡市第一批重点建设项目名单,黄河化工的氨醇改造项目在全市168个重点项目中名列第48位。有业内人士指出,氨醇生产线主要用于生产甲醇。这时,外界才第一次知道,黄河化工10个巨型罐原来是准备用来装甲醇的。

仅仅过了5天,2008年的1月14日,新乡市政府下发文件,这份《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建设项目环境管理的通知》说:“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擅自违法建设氨醇生产线,其造气工艺采用省产业政策禁止使用的固定床间歇制气工艺。为此,省环保厅要求我市必须尽快拆除违法建设的、不符合国家和省产业政策的生产装备,否则将再次对我市采取区域限批的严厉制裁措施。责成封丘县人民政府督促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立即停止擅自违法进行的氨醇生产线扩建工作,对违法扩建部分实行断电断水。”

让人疑惑的是,2008年2月19日,封丘县政府在该县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报告中称,黄河化工25万吨氨醇改造项目即将试车投产,这一项目排在该县十大重点推进项目的第一位。是年4月,就在省市相关部门发出叫停通知的情况下,黄河化工开始试车生产甲醇。

当地一位官员对说,黄河化工污染环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对当地财政的贡献也功不可没。正因为对当地财政的贡献,黄河化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才能躲过一次次环保令的封杀,一直坚持到日前的被迫停产。

尴尬:封丘县环保局成摆设

因为黄河化工污染问题,当地群众多次向环保部门举报,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污染在继续,群众的举报也在继续。特别是封丘县环保局,在其辖区内的黄河化工,之所以能够长期得不到有效监管,显然成为当地党委、政府的摆设,甚至成为应付检查的挡箭牌,追究时的替罪羊。

生活在黄河化工周边的数以万计的居民永远难以忘记那个夏天:黄河化工试车时,机器发出的轰鸣巨响把周边一公里内所有居民家的窗户震得啪啪直响,即便是一公里外的检察院、财政局、城建局和土地局的新办公大楼内,工作人员都无法听清对面来人说话的声音。

此时,高三和初三的学生正在备考,24小时不间断的噪音让他们感到心烦意乱,年龄更小的学生回家后就要在耳朵上塞上棉花团,很多家庭重新安装了双层玻璃。

黄河化工一内部人士说,现在厂区内还“跟闹地震似的,说话根本听不清,得靠手势”。

人们的喉咙开始发痒,肺炎和上呼吸道感染者越来越多。而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让人们感到了恐惧,黄河化工一个职工的老婆在怀孕四五个月后发现肚子里的孩子不再发育,最终流产。此后周边的不孕不育和流产者不断增加。

居民代表逐级向封丘县、新乡市和河南省的环保、信访部门举报。省市环保部门来到封丘进行检查,为环保部门领路的一位居民代表被化工厂的人员打伤,因此,数百居民推倒了化工厂的围墙,并将大门上“造福封丘”四个大字捣毁。

当年10月,封丘县的居民代表三上北京,4到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举报。第一次6人,第二次5人,第三次达到了46人,其中多数为60岁以上的老人,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一些老人泪流满面,屈膝跪在了接待人员的面前。

这一事件随即得到重视。2008年12月,黄河化工被责令停止违法生产。2009年2月,当初将封丘县化肥厂低价出售的封丘县委书记李荫奎落马,被查出受贿780万元,贪污8.4万元,收受礼金553.7万元。之后,黄河化工的法人代表黄金慈被罢免省、市、县人大代表资格。

在停产1年3个月之后,今年3月初,黄河化工又悄悄开始生产甲醇了,以前困扰居民的污染问题卷土重来。

4月16日,居民代表再次找河南省环保厅举报,并向河南省环保厅厅长李庆瑞递交了一封900余人联名的控告信。4月19日,河南省环保厅将该案转给新乡市环保局,要求“认真调查处理”。

5月11日晚,曾有媒体致电封丘县环保局局长赵培栓。赵培栓称,这几天,新乡市和封丘县的环保部门一直在黄河化工厂区检测,尚未发现有污染问题

河南封丘污染化工厂停产仍担心仍会复产

,其排放一直达标。

随后,媒体连续刊登被称之为“毒工厂”的黄河化工污染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5月11日,封丘县召开紧急会议,责令黄河化工停产,并成立工作组对黄河化工污染展开调查。

5月14日上午,河南省环保厅调查组赶赴黄河化工,进入厂区进行现场调查。一位调查组工作人员告诉,具体调查的情况不方便向外界透露。

当地环保局,是环境监管的行政机关。如果环保局装聋作哑,对环境的监管流于形式,甚至帮助污染源开拓罪责,蓝天、碧水只能成为一个传说。

事实上,各地县市环保局在当地党委、政府大力招商引资的背景下,绝大多数被当做傀儡。因此,环保局对污染源的监管职能丧失,反而服务于污染源,在关键时刻为污染源充当盾牌。

封丘县环保局局长赵培栓对媒体称,对黄河化工“尚未发现有污染问题,其排放一直达标”。次日,黄河化工因污染问题被责令停产。这样鲜明的对比,虽然滑稽,但让人无法笑出来。

当地的一位群众说,封丘县环保局已经站在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与当地党委、政府高度保持一致。如果环保局长敢于说实话,“恐怕环保局长的位置要换人”。

担忧:搬迁群众无法搬迁一座城

黄河化工坐落在封丘县城关镇辖区,附近的群民因为饱受环境污染,当地政府决定对附近的村民进行搬迁。为了这次搬迁群众,封丘县财政拿出1600万元,对群众补偿。

距离黄河化工最近的村庄时郭场村,也是黄河化工污染受害最严重的村。目前,该村村民基本上搬迁完毕,只有几户村民因为安置问题没有搬迁。

5月13日,来到该村,因为拆迁的原因,整座村庄已经满目疮痍,像汶川大地震后的废墟中间还矗立着几座房屋。黄河化工紧挨着郭场村,因为严重的污染,村民都愿意离开这里。

一位村民告诉,他们真实的意愿是想让黄河化工搬迁,自己留下来继续居住。在黄河化工面前,这些村民是弱者,最终搬迁的还是他们。

按照城市规划原则,污染企业应该远离人口密集的城区。由于历史原因,黄河化工却盘踞在封丘县城区,规模却不断扩大。

负责郭场村搬迁工作的城关镇原副书记牛乃信说,因为污染的问题,群众也愿意搬迁。至于何时搬迁黄河化工,他说“这不是我们镇干部考虑的问题”。 牛乃信坦言,目前在封丘县具有规模的企业中,黄河化工老大的地位不可动摇。搬迁村民,截至目前,封丘县财政已经负担了1600万元。何时搬迁黄河化工,能不能搬迁黄河化工,至今仍然是个未知数。

面对污染,搬迁附近的群众仅是权宜之计。为了黄河化工,不可能搬迁整座封丘县城。在科学发展观面前,身处封丘县人口密集城区的黄河化工,搬迁离开城区是迟早的事情。

黄河化工是否污染,官方和群众的纷争不再重要,随着黄河化工的停产,答案已经摆在世人面前。

短期内,黄河化工不会搬离城区,关于污染的话题也不会休止。对违反产业政策的生产线依法取缔,对符合产业政策的生产线严格治理污染,环保部门切实履行监管职责,才是当地政府当前的重点工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