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合理规划优化长江流域水电开发

发布时间:2018-08-05 19:29: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合理规划优化长江流域水电开发

6月30日9时,三峡电站实现了自2008年底26台机组全部投产以来的首次满发,总电力达1668万kW。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将长江所蕴藏的巨大能量转化为清洁电能,源源不断地输往华中、华东电和南方电。投产几年以来三峡电站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如何?目前长江流域水能资源开发怎样做到有序合理?就此采访了长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长江委”)和部分水电专家。

库区水质达到或优于Ⅲ类

6月12日,长江水利委员会水保局的一条水质检测船从汉口启航,开始了每年两次针对长江中下游的监督性巡测工作。这条名叫“长江水环监2000”号的检测船自2000年开始下水作业,除进行例行巡测外,还为三峡工程建设不同蓄水期进行实时水质监测,使长江干流水环境质量能够得到实时监控。尽管这几年来在一些支流回水库段均观测到水华,但“自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长江干流三峡库区江段水质状况总体良好,近几年水质均满足或优于Ⅲ类。”

2001年国务院批准实施的《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规划》,对库区水质的保证起到关键作用。这项达390多亿元的投资主要用于建设一批污水处理厂及垃圾处理设施,并关闭库区规模以下的造纸、制革、农药、染料等污染严重的企业、小啤酒厂和小白酒厂

合理规划优化长江流域水电开发

,对小氮肥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此外,在长江上游地区还同时实施了“长治工程”、“天然林保护工程”和“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等。

由于建立了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系统,水文、水质、大气、陆生动植物、水生生物、农业生态环境、高效生态农业试验、社会经济、污染源和人群健康等11个子系统都得到了具体的、系统的观测。在每年进行的环境影响跟踪监测和评估中,“对已显现的主要环境因子进行初步的效应分析,目前尚未发现超过论证和施工设计阶段预测的生态环境影响问题。”长江委有关人士说道。

三峡工程不忘生态补偿

6月29日,大约6.5万尾7月龄中华鲟、2000尾13月龄胭脂鱼在葛洲坝(12.97,0.46,3.68%)水利枢纽下游长江宜昌江段樱桃园码头被放流,这是中华鲟研究所自1982年成立以来第49次增殖放流中华鲟。

隶属于中国三峡总公司的中华鲟研究所已经向长江、珠江等流域放流了中华鲟500万余尾。此外,长江委有关人士告诉《中国能源报》,2005年启动的“三峡工程珍稀特有鱼类增殖放流”活动也是三峡工程珍稀鱼类保护的生态补偿项目之一。2006年,珍稀鱼类中华鲟、达氏鲟和胭脂鱼放流量超过20万尾,重要经济鱼类放流量达4.5亿尾,“以保护长江上游的珍稀特有鱼类和维护三峡水库水域生态系统的完整性。”

据介绍,由于水库蓄水,鱼类产卵场受到影响,加上野蛮捕捞等各种因素,鱼类资源量下降明显。“长江上游特有鱼类24种,占受三峡工程影响的特有鱼类种数的51%。”影响主要体现在鱼类洄游阻断和水文变化等方面。目前主要通过增殖放流的方法解决,这也是世界各国修筑大坝时采取的通用措施之一。根据获得的一份材料,除了鱼类之外,受三峡工程水库蓄水影响的珍稀、特有植物和各类陆栖野生脊椎动物(包括国家Ⅰ级和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等),均得到有效保护。

长江流域水能资源72%未开发

6月30日,构皮滩水电站首台发电机组试运行投产。装机容量300万kW的构皮滩水电项目处于乌江干流河段,是贵州省境内最大的水电站。有关资料显示,乌江全流域可开发的水能资源储量超过800万kW,预计在2012年前后全部得到开发,其时乌江干流和清水河支流上规划的电站装机容量将达到866.5万kW。

在2008年12月28日,金沙江向家坝水电工程成功截流,这个处于金沙江下游的中国第三大水电站装机容量600万kW,于2006年11月开工,预计2013年底投产。它将与处于其上游、装机容量1260万kW的溪洛渡水电站和处于宜昌的三峡工程形成长江干流上的三个巨型水电站。

事实上,在水能资源丰富的长江流域,三峡电站的装机容量只占到总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的7.1%左右。“长江流域加西南诸河经济可开发装机容量28628万kW,年发电量13295亿kWh,约占全国总量的75.8%,其中未开发量装机容量20701万kW,年发电量9917亿kWh,约占全国未开发量的80.8%。”长江水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向《中国能源报》表示。据其介绍,长江流域的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在长江上游和西南诸河,大约占到全国总量的69.5%。

水电开发前提是合理规划

水电开发周期长,需要合理有序的规划。2009年有望出台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或许能为此提供科学可靠的依据。自2007年8月26日长江流域综合规划修编第一次协商会议召开以来,这项工作就一直在长江委的主持下全力展开。“近几年来,出现全国性的电力短缺后,各地政府和社会资本对电力项目的投资热情高涨,同时也出现了‘跑马圈水’、‘跑马圈电’,抢占资源、争夺项目、盲目开发等现象”。加快《长江流域综合规划》的修编工作,建立环境补偿基金,协调水电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已成为当务之急。合理规划实际上是“划框框”,只有遵行不误才能使环境影响降至最低。

“20世纪末,长江流域和西南诸河的开发量只占总量的25.5%,其中已开发量约占总量的13.7%,相当于每年白白流走的煤炭约6亿吨。”这个“6亿吨”的数字,实际上是用全国技术可开发水能资源总量换算的。有关资料显示,全国技术可开发水能资源总量约4亿kW左右,要想全部得到有序合理的开发,至少还需要20年以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