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北京通州试水小广告清理外包初期在城铁周边

发布时间:2018-09-08 16:5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北京通州试水“小广告清理外包” 初期在城铁周边

北京通州试水“小广告清理外包” 初期在城铁周边

从原来贴得树叶子上都是小广告,到现在新出现的小广告要在两个小时之内清理,通州区梨园镇治理城市牛皮癣一役已经初见成效。与所有的城市管理部门一样,非法小广告乱贴乱涂曾让梨园镇政府非常头疼,一块块的城市牛皮癣让老百姓心情不爽,投诉不断,甚至还出现过多名镇领导与贴小广告团伙对峙的场面。

不过经过通州城管部门建言,梨园镇政府从2013年11月开始试水“小广告清理业务外包”,并给外包企业制定了严格的检查监督制度。经过一年半的磨合,目前梨园地区的非法小广告行为已经下降了90%,几乎收不到新的举报,不少周边街乡也来学习取经。梨园镇的外包清理小广告模式正在成为治理城市牛皮癣的一个成功样本。

曾经的梨园镇

贴小广告的拿对讲机躲执法

梨园镇位于通州区南部,辖区内有100余个建成小区,八通线的大站土桥站和梨园站都在梨园镇内,每天上下班时间数十万来自通州和燕郊的上班族都聚集到这里搭乘八通线,大人流也让张贴非法小广告人员看到了商机,不过他们“牺牲”的是周围居民和梨园镇的环境。

“原来我们这里贴小广告的都拿着对讲机,一个是逃避执法方便,看到有人检查就通知下面的人躲避,看执法人数少还会叫人对抗执法。”通州梨园城管队队长明德林回忆,两年前这里是乱贴非法小广告的重灾区,贴小广告人员已经形成团伙,曾发生过城管执法队员被围的情况,还出现过清洁人员被打,甚至骨折的情况。

明德林记得,有一次自己和镇政府的人巡视,看到一个贴非法小广告的,上前去制止,“对方看到只有我一个穿制服的,便用对讲机叫人,一会儿就来了十几个人。”当时正在附近检查的镇政府人员看到,赶紧过来,其中不乏几名镇领导,就形成了人数上的对峙,“后来公安人员及时赶到,控制了局面。”

通州城管献计

副镇长暗访非法小广告人员

针对梨园镇非法小广告张贴猖獗这一现象,通州区城管局主要领导在区里城市管理综合监管会议上表示,要加大执法力度,同时结合国内先进经验,提出了一个金点子,就是建议梨园镇政府试点新型清洁方式破解,这种方式就是梨园镇政府将清理小广告业务外包给清洁公司,并每天考核,用专业的队伍和人数优势来对抗非法乱贴小广告,同时竖立多个正规的信息发布板,供消息流通,疏堵结合。

“我穿便衣遇到贴小广告的和他们聊过几次,也觉得这个方式可行。”梨园镇副镇长唐殿珂说,他发现对方在贴广告时也在用小本子记着什么,一详聊才知道,贴小广告的也要受到考核,贴完后雇主会来检查,看数量差不多了才给钱。“所以清理小广告也等于在断他们财路,让他们收不到钱。”

唐殿珂坦言,在实行小广告清理业务外包之前,自己对小广告乱贴曾经非常头疼。“现在贴小广告的技术也不断提高,用的都是双面胶,很快就贴一张,但清理起来非常难。”唐殿珂说,清洁人员好几个小时才清理出一条街,贴小广告人员用走路的速度就贴完了,“一条街不用五分钟”。

“我们也尝试过一种让小广告无法涂上的漆料,但是成本太高,而且只对贴的管用,刷的就没用,还得重新刷漆。”唐殿珂说,后来贴小广告的干脆两人一组,一人骑着电动车背着小广告,效率更高了,而且容易逃跑。“桥体上那种很高的小广告,他们只用一种可以伸长的工具很容易就贴上,但清理起来就非常费时费力。”后来梨园镇和城管部门还用过停机的方法也不理想,因为对方有很多的号,“而且北京市外的号码,我们是无法停机的。”

初期试点城铁周边地区

最高峰时上百人集体清理

2013年11月4日,梨园镇采纳通州城管建议,开始在八通城铁沿线,包括103国道和从通马路到土桥路口试行,这也是非法小广告发生最严重的区域。

唐殿珂介绍,经过市场调查和多家公司对比竞标,镇政府最终选定了一家专业保洁服务公司。他说:“最开始时,投入最多的清理人员超过百人,就是和贴小广告的比耐心,比毅力。”

人海战术和专业的清理队伍带来了不错的效果,处处有人盯着,小广告贴上了就有马上清理。唐殿珂说:“时间长了,贴小广告的也知道这里不好赚钱,来考核的人看不到贴出来的小广告就不会给他们佣金。”

小广告清理外包项目全面实施以来,目前该公司常态保持60人左右的清理队伍,作业车辆6辆,电动环保车15辆,分为清理队、保洁队、巡视队和粉刷队,采用铲除、粉刷、高压清洗、摘除和擦拭等方式,让人见人烦的城市牛皮癣在梨园镇少了踪影。

据统计,在镇政府和城管部门努力下,截至目前共收缴清理各种小广告2.6吨,非法小广告数量大幅下降,试点地区城市环境明显改善,通州一些地区也来取经,开始试点这一做法。

费用低了效果好了

清理人员成执法人员的眼

据镇政府统计,非法小广告清除服务外包工作降低了整体治理费用,提高了工作效率。原来需要600家单位1200人进行共同管理,现在只需要一家单位35人作业,有效解决了“多头管理,推诿扯皮”等难题。

“清理花费的钱少了,占的人力成本少了,效果反而要好得多。”唐殿珂表示,现在全镇清理非法小广告资金平均每月比原来减少25%,也不用每家都准备清理设备和人员了。“既省了人力,又省了财力,清理车辆的保养维修和场地这些都不用再操心了,这种方式更经济,整体费用更低,效果反而好。”

“清理队伍的职责是清理小广告,并没有执法权,不过他们却为城管执法队员提供了更多更有效的线索。”明德林队长介绍,2014年3月的一次执法中

北京通州试水小广告清理外包初期在城铁周边

,城管梨园执法队联合公安、工商部门查抄了一个非法小广告窝点,查获尚未分发的小广告47摞,共计14.1万张,而提供线索的正是外包小广告清理人员。“举报小广告等于减轻了他们的工作量,所以积极性非常高。”

考核不合格就扣钱

曾一次扣一万

试点取得良好效果后,外包清理非法小广告的公司承担起整个梨园镇非法小广告的清理,唐殿珂说:“这个是不包括小区里面的,小区里面有自己的物业,是不方便进去清理的。”

对于小区里的小广告,通州城管还组织了城管志愿者进行清理,梨园镇所雇清洁公司清理队长因为清理小广告有经验,还被通州城管请去给城管志愿者当起了老师。

唐殿珂介绍,目前外包给清理公司的业务除了清理小广告,还包括部分地面保洁、果皮箱保洁和自行车保洁共四项。“当时在选择外包公司时,也是经过招标,共三家公司竞标报价,从中取优。”

唐殿珂随后给北青报拿出一份考核规章制度,上面对于外包公司有多项目考核,如“对新出现的小广告应在2小时之内治理完成,未完成的每处扣除违约金100元”、“被群众投诉的每次扣除违约金1000元”、“日常巡查中连续3天每天发现小广告,地面、果皮箱、自行车摆放存在问题的,或月累计发现80处或80处以上有问题的,从服务费用扣除20000元”等。

据介绍,外包清理非法小广告公司最多曾一次被罚10000元,唐殿珂说:“开始罚得多,现在越来越好了,基本没有罚款情况出现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