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污染防治

污染围困的是我们的孩子能否成共识

发布时间:2018-08-09 17:22: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污染围困的是"我们的孩子"能否成共识

颜乐天纪念中学是广州市绿色学校、白云区重点中学,坐落在均禾街罗岗村,承担周围五村1000多名小孩初一至初三教育的重任。因为学校周边有数十家污染工厂,校园中经常弥漫着刺激性气体。5年来,学校与周围污染工厂之间的争斗一直持续,然而困扰师生们的刺激性气味却从未停止。(12月17日《南方都市报》)

学校被大大小小的工厂层层围住,因为污染问题,上体育课都不得不“看风向”,此般景象,着实不堪。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样的“污染困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持续了5年之久。外边是忙碌不息的污染工厂,围在里边的是刺鼻气味下正在读书的少年。5年来不停投诉,但环保执法的力度还不及工厂厂房的扩建速度。在对比下,一种扭曲的价值观分明呈现了出来:工厂能带来的眼前利益大过了1000名孩子的教育与未来。

执法部门的不作为纵容了污染企业,进而造成了“污染困校”的局面,并且在这次事件中能看到普遍性的执法放水,据报道,这些围困学校的企业中,基本都没有办理环评手续。然而,这些企业一直都在生产之中。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刺激性气味已在校园中弥漫了5年之久,但当地的环保部门如今才表示将委托技术职能部门对学校周边空气质量进行监测

污染围困的是我们的孩子能否成共识

。这是后知后觉,还是麻木?或者是为了应对媒体报道才做出的“行动”?

不过,将全归咎于某个部门或许不够准确,和众多污染治理困局所呈现出来的一样,出现“污染困校”而久久得不到解决,仍然是环保机制的问题,这不仅是环保部门一家执法力度的问题,也牵扯环保在地方政府眼中的价值排序,更关乎环保问责的力度。当地均禾街街道办的负责人说:“学校里面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既然能有这样的认识,为何当初还能允许污染企业在辖区内的学校周边建厂,这其中的价值判断难免让人感到悲凉。

被污染围困的学校里是我们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认识能不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形成共识,进而形成治污凝聚力?如果政府、社会以及企业都能将保护我们的孩子免受污染危害作为最有价值的事,那又怎会使得一个学校被污染工厂围困5年之久?

在法治语境下,值得期许的是,新修订的《环保法》将于明年元旦起施行,其中新增的一条就是未进行环评的项目不得开工,新法也增加了很多问责条款、加强了处罚力度,被称为世上最严厉《环保法》。我们不禁追问:这所被污染围困的学校能够就此解困吗?对于五年来的治污不力,又由谁来担责?

当下,被污染围困的不只是这群校园中的孩子,类似的困局十分普遍。环保从口号走向行动,亟须解决的是,让环境保护回归到正常的价值序列中去。这不仅需要史上最严厉的《环保法》,也需要一种普遍共识:被污染围困的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因污染而蒙上阴影的是我们自己的未来。

标签: